“这……”

    阿尔泰的话语,其身旁的将军却陷入了一阵沉默。

    虽他们的将军已经了这个果让他来进承担,果他们真的真人全部杀掉了,这个不是一般的呀。

    他们杀的是华夏族的人,完全有任何问题,真人不一了!

    他们真人的数量本身,他们今的这个规模是经的不懈努力,才拥有了今的这个数量,结果真的被他们给杀掉了这候恐怕真族真的陷入一片未有的震

    将军们的沉默,此刻的阿尔泰恶狠狠的:“我来承担!”

    “与其畏畏脚的,直接抛一切负担,将这群伙全部给解决掉!”

    “这一场战争绝失利!”

    “我绝跟阿桂一的战败!”

    阿尔泰的演神一股严厉的口吼

    阿桂的战败在今的清内部已经算上是一件了,伙有来贬低阿桂来凸显的强

    这件,他他在死了被他们清内部的将军们拿这个个,类的。

    这场战斗绝失败!

    果这场战斗失败了的话,他仿佛已经到了清内部的伙们他的嘲讽。

    首先,他们一步做的是将这一群真人给彻底解决掉!

    因真人做敌人待,他们畏脚的了。

    阿桂的命令,在身旁的将军们相互间的向彼此,他们在彼此的双演到了一股股深深的严肃。

    “追命。”

    很快,一个一个的将军一股严肃的表方的士兵们。

    “杀!”

    “杀光一切存在!”

    在这一刻,一充满杀气的话语声将军们的口

    “杀杀杀!!!”

    一阵阵的喊杀始疯狂的在战场上响

    “快点救我!”

    一阵阵的求救声依旧在战场上不断响身上被绑火药的真人的求救。

    真人的求救,身处的八旗士兵却毫不犹豫的方的诸真人进攻:“不怪我们!”

    “死吧!”

    很快,铺的弓箭哗啦啦的朝真人

    这哗啦啦的进攻朝真人进攻身上绑火药的真人呆呆的他们胸膛上差一支支箭。

    “扑通扑通……”

    随一个一个的纷纷倒的八旗骑兵哗啦啦的直接朝方冲了

    被八旗士兵杀死的真人,见在城墙上的山海关兵直接露了一丝丝的凝重:“有真人很有被他们人杀死,到这群伙们居果断,来我瞧了这群伙呀。”

    真人此轻易举的被解决掉的况,山海关已经有预料并不特别特别的惊慌。

    “准备战斗,让这群蛮们明白我们的强悍实力!”

    随山海关一挥,在城墙上方明士兵纷纷始将他们的武器紧紧的盯方。

    “杀!”

    很快,诸明士兵狠狠的长枪刺向妄图爬向城墙的八旗兵。

    在城墙的八旗士兵始一个一个鼎上冲向了城墙。

    “噗嗤噗嗤!”

    锋利比的战斗长枪狠狠刺了一个一个的士兵。

    占据有利位的明士兵,狠狠的将妄图爬上来的八旗士兵不断云梯上推了

    “哗啦啦!”

    伴随一个一个的八旗士兵被推云梯,在方的八旗士兵依旧始朝城墙上冲锋。

    “杀呀!”

    “他们全部杀死吧!”

    一瞬间,一阵阵的怒吼始疯狂的回荡

    伴随一阵阵的怒吼声始疯狂回荡,八旗士兵们宛打了机血一般不断朝方狠狠的冲了

    “踏踏踏……”

    铺的八旗军队始不断的朝明军队占据的城池进攻。

    明士兵占据的城池,八旗士兵的脑海有一个念头,是将这城池夺回来!

    “噗嗤噗嗤!”

    锋利比的武器刺向一个一个的士兵。

    “哗啦!”

    来明士兵的锋利长刀狠狠划破了八旗士兵的皮甲。

    “铛铛铛!!!”

    明士兵的武器划破了八旗士兵的皮甲,八旗士兵的武器却明士兵的盔甲上留的痕迹或者一阵阵的震

    至明士兵的盔甲砍碎的再将穿盔甲的明士兵给砍死?

    不,除非是武力高强的存在。

    普普通通的八旗士兵来讲是几乎不

    双方间的盔甲及武器的差距一来。

    “死吧!”

    一个明士兵的演神一丝杀的狠狠冲向他真士兵,并且他的长刀迅雷速的落了来。

    “咔嚓!”

    锋利比的长刀,防御力极低的真士兵直接连头盔带头颅被砍了来。

    “咚咚咚……”

    头颅连头盔被砍明士兵继续朝不远处的另外一个真人进攻。

    “死吧!”

    一阵阵的厮杀始在城墙上不断响

    伴随一阵阵的厮杀始在城墙上上演清主将阿尔泰冲向城墙明士兵展杀戮。

    清主将的进攻,明这边的山海关常见的准了清主将。

    “蛮夷将,是我!”

    一怒火的话语在山海关兵的口

    这一怒吼声,清主将阿尔泰双演一丝杀向山海关兵。

    “呵呵,来吧!”

    一股滔始在城墙上空

    …………………………

    “求鲜花,求月票,求打赏”

章节目录